第898章突破防线

小说:红色莫斯科 作者:涂抹记忆 我要报错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红色莫斯科》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红色莫斯科》,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随着时间的推移,阵地上的硝烟和雾气,被伏尔加河上吹来的河风所吹散,远处的景物变得清晰起来。

  索科夫举起望远镜,朝远处望去,不光能看清楚两个步兵团占据的阵地,连远处的德军阵地也看得清清楚楚。在敌人阵地前被击毁的坦克,还在熊熊燃烧,滚滚黑烟翻腾着升向了天空。

  “也不知坦克兵在坦克被击毁后,是否已经安全地脱险了?”索科夫在心里这样问自己,不过很快他就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是一种奢望,坦克四周躺满了尸体,通过望远镜,他可以清楚地看到,除了有穿着土黄色短皮大衣的步兵,也有穿着黑色连体衣的坦克兵。

  “索科夫上校,”旁边传来了戈利科夫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这次发起的进攻,是否能取得成功。”索科夫闷闷不乐地说道:“假如进攻再失利,对我军的士气,将产生致命的影响。”

  “你说的没错。”戈利科夫充分地理解索科夫此时的心情,表情严肃地说:“有必要让政工人员,去给战士们做做宣传鼓动工作,以重新激励士气。”说到这里,他的头左右张望着问,“师政委阿尼西莫夫同志在什么地方?”

  索科夫听到戈利科夫这么说,也朝左右张望了一番,发现阿尼西莫夫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连忙问道:“有谁看到政委同志了吗?”

  临时指挥部里一片沉默,大家都是面面相觑,用目光询问自己身边的人。但被询问的人,都是苦笑着摇摇头,接着把双手一摊,示意自己也没看到政委在什么地方。

  “他去什么地方了?”索科夫自言自语地问道:“难道被摸到附近来的敌人抓走了?”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否定了,别说马马耶夫岗的部队正在展开反击,就算是平时处于防守状态时,也没有敌人能摸到马马耶夫岗这里来,更何况是临时指挥部附近,要知道,特涅夫指挥的警卫营,可不是吃素的。

  “师长同志,”看到师政委不见了,西多林和伊万诺夫也着急。伊万诺夫主动向索科夫提出:“我到外面问问警卫营的同志,看他们有没有谁看到政委。”

  就在索科夫点点头,正准备同意伊万诺夫的这个请求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神圣的战争》的旋律。他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但仔细一听,发现并不是幻听,而是真的从外面传来的旋律声。

  “师长同志,”索科夫走到了望口,探头朝外面望去时,忽听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用激动的语气问自己:“您听到外面的广播了吗?”

  “政委同志,”索科夫转过身,面对着走进来的阿尼西莫夫,有些不悦地说:“您刚刚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您的安危?!”

  “对不起,师长同志,是我的不对。”挨了批评的阿尼西莫夫,笑着回答说:“我看到您和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在谈话,怕打扰你们,才悄悄离开的。”

  “你去了什么地方?”戈利科夫有些不客气地问:“你知不知道,由于你的不告而别,大家都在为你担心。”

  “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阿尼西莫夫连忙面朝戈利科夫,挺直身体报告说:“我觉得近卫第团的失利,可能会影响到指战员们的士气,便自作主张命令手下的同志,牵几条广播线去他们的阵地。我觉得,音乐有鼓舞士气的作用,此刻正在给他们播放最着名的《神圣的战争》。”

  戈利科夫听着临时指挥部外传来的歌曲旋律,觉得阿尼西莫夫的这种说法,还是比较靠谱的。他点了点头,对阿尼西莫夫说:“做得不错,阿尼西莫夫同志,让战士们在进攻时,听到这样振奋人心的歌曲,的确能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点,我们是在战场上,你要去什么地方,还是要事先打个招呼,免得大家为你担心。”

  “明白了,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阿尼西莫夫见戈利科夫不再追究自己,连忙响亮地回答说:“我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了。”

  看着阿尼西莫夫,戈利科夫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他扭头问索科夫:“索科夫上校,你们驻扎在街垒厂里的是别尔金团长指挥的缩编团吧?”

  “是的,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索科夫不知戈利科夫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点着头如实地回答说:“别尔金团长的部队,正在街垒厂里对敌人实施反击。”

  “我记得崔可夫将军向方面军司令部报告,说该团的政委德米特里政委,因为服用过多的磺胺,而不幸中毒身亡。有这事吗?”

  “有的。”索科夫听到这个问题,不禁在心里苦笑不已,真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连戈利科夫也知道了此事:“是一个意外,谁也不想发生的。”

  “如今缩编团有政委吗?”戈利科夫试探地问:“需要我给叶廖缅科司令员打个电话,让他派一名政工人员去担任政委职务?”

  “谢谢您的好意,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缩编团是索科夫的嫡系部队,他可不愿意随便交给他人指挥,便委婉地说:“如今该团的政委德米特里同志,和别尔金团长配合得很好,不需要上级再任命政委了。”

  “该团的德米特里政委,不是前段时间因为误食药物,已经牺牲了吗?”戈利科夫听完索科夫的话,脸上露出了迷茫的表情:“哪里又冒出一个德米特里政委?”

  “是这样的,方面军副司令员同志。”索科夫觉得这件事有必要向戈利科夫解释清楚,否则真的再派一名政委过来,到时就挺麻烦的:“这位德米特里政委原来是柳德尼科夫师的一名团政委,前段时间因为负伤而进了野战医院。前不久伤愈归队时,发现他所在的团只剩下了一百多人,团长都变成了连长,他回去只能担任指导员的职务。别尔金团长去138师师部办事时,凑巧听说了此事,便主动向柳德尼科夫上校提出,让德米特里同志到缩编团担任代理政委的职务。”

  “有意思,两任政委都叫德米特里,这是太有意思了。”戈利科夫好奇地问:“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亲戚?还是凑巧同名?”

  “是凑巧同名。”索科夫笑着解释说:“这位德米特里同志跟着别尔金回到团里后,得知自己的前任也叫德米特里,连说真是太巧了,自己和前一任政委居然同名。”

  虽说戈利科夫在马马耶夫岗待的时间不短,但他对缩编团的团级指挥员还真的不熟悉,他所关心的只是缩编团在街垒厂里的战斗情况。他停顿了片刻,对索科夫说道:“缩编团在街垒厂里的反击进行得很不错,已经把原有的防区扩大了一半。你有空时给别尔金打个电话,问问他们有没有信心在这两天把敌人赶出去。”

  听到戈利科夫的这道命令,索科夫的心跳骤然加速,以缩编团的实力,能将防区扩大一倍,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假如真的给他们下命令,让他们在两天时间内,把敌人从街垒厂里赶出去,这根本是办不到的事情。

  进攻的时间到了,这次索科夫命令参谋给部队发信号。

  随着一颗红色信号弹升空,待在第一道防线的数千名指战员,在嘹亮的军歌声中,跃出了战壕,端着武器、喊着口号,跟在坦克的后面,小跑着朝敌人的阵地冲去。

  “参谋长,”见部队已经发起了进攻,索科夫连忙问西多林:“古察科夫连和谢廖沙连,都进入战场了吗?”

  “是的,师长同志。”西多林点点头,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说:“他们都已到达指定位置。”

  对于索科夫从其它地方抽调两个连,参与对德军第二道防线的进攻,戈利科夫觉得有点不以为然。他心里想的是,几千人在坦克的配合下,都无法夺取敌人的阵地,两个连充其量几百人,能起什么作用?

  还隔着老远,德军的反坦克炮就朝着疾驰的苏军坦克开火了。由于这次苏军坦克没有搭乘步兵,不用担心自己的操作,会导致步兵从坦克上摔下去,坦克兵们的驾驶动作自然就比较大,导致德军反坦克炮所发射的炮弹,都全部落在空地上爆炸。

  躲在交通壕里的德国兵,本来想故技重施,用机枪和反坦克手雷对付苏军的坦克和步兵,但此刻突击的只有坦克,而步兵则远远地落在后面,他们用机枪疯狂地射击中,不时有子弹击中坦克的装甲板,打得叮当作响,但却不能让坦克丝毫减速。

  看到机枪无法对付苏军的坦克,反坦克手们抱着反坦克手雷,跃出了交通壕,朝着行驶中的苏军坦克冲过去,试图在近距离用反坦克手雷炸毁苏军坦克。可是他们未免太一厢情愿了,吃过亏的苏军指战员,早就有了应对之策,看到从交通壕里跳出的德国兵,他们不是建立机枪阵地,用机枪扫射;就是狙击手实施远距离狙击。短短几分钟,在苏军的坦克两侧,就躺下了四五十具德军反坦克手的尸体。

  坦克行驶到距离德军阵地三百米的距离,便纷纷停下,用坦克炮轰击那些暴露出来的反坦克火力点。那些刚刚肆虐的反坦克炮,在苏军坦克的炮击下,不是被炸得四分五裂,就是被炮兵拖到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看到前方德军阵地上的炮击停止了,跟在后面的苏军步兵指战员加快了脚步,朝着敌人的阵地猛冲上去。

  面对潮水般涌过来的苏军指战员,德军阵地上沉默着。知道苏军距离阵地还有一百二十米时,阵地上的机枪才骤然响起来。面对敌人暴风骤雨般的射击,冲在最前面的指战员倒下一批,后面的连忙就地卧倒,开枪朝着敌人的阵地还击。

  而停在后方的苏军坦克也没闲着,它们朝着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开炮。只要被他们发现的机枪火力点,有时就刚打了两三个点射,就被几发飞来的坦克炮弹轰上了天。

  几轮射击之后,德军的阵地上变得清静了。被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的战士们,又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呐喊着冲了上去。距离敌人战壕二三十米时,冲在最前面的战士以一个漂亮的战术动作卧倒,朝敌人的战壕扔了一颗手榴弹之后,又重新爬起来,跳进还冒着硝烟的战壕,与里面幸存的敌人展开近战和白刃战。

  “索科夫上校,你看到了吗?”戈利科夫看到战士们跳进了战壕,兴奋地抬手在索科夫的后背上使劲拍了几巴掌,激动地说:“我们的战士冲上去了,冲上去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好样的。”

  戈利科夫因为激动,用的手劲很大,震得索科夫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移位了。他放下望远镜,扭头望向戈利科夫。

  而停在后方的苏军坦克也没闲着,它们朝着那些暴露出来的火力点开炮。只要被他们发现的机枪火力点,有时就刚打了两三个点射,就被几发飞来的坦克炮弹轰上了天。

  几轮射击之后,德军的阵地上变得清静了。被火力压制得抬不起头的战士们,又重新从地上爬起来,呐喊着冲了上去。距离敌人战壕二三十米时,冲在最前面的战士以一个漂亮的战术动作卧倒,朝敌人的战壕扔了一颗手榴弹之后,又重新爬起来,跳进还冒着硝烟的战壕,与里面幸存的敌人展开近战和白刃战。

  “索科夫上校,你看到了吗?”戈利科夫看到战士们跳进了战壕,兴奋地抬手在索科夫的后背上使劲拍了几巴掌,激动地说:“我们的战士冲上去了,冲上去了。他们都是好样的,都是好样的。”

  戈利科夫因为激动,用的手劲很大,震得索科夫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移位了。他放下望远镜,扭头望向戈利科夫。

  :。: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0824/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