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三国之弃子》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三国之弃子》,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当刘玉所在的天子大军进入汉中,黄叙早前派出去打探刘玉消息的斥候队马上就去给刘玉请安了。

  天子驾到,是任何人都想见到一面的,哪怕靠近过去闻闻天子的气息也好。世间传闻,天子身上有着龙气,像斥候这些凡夫俗子若是被龙气熏陶了一番,那怕是一点点,日后子孙后代出了一个天才都说不定啊。

  斥候们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对于这种传说是深信不疑,他们才不会放过这么一点点的可能性。

  刘玉的真容,当然不是这些斥候可以轻松见到的,他们只是靠近了那么一点点,御前侍卫就直接冲上前,在距离五百米的地方就将他们拦住了。若是他们还要靠前,就会被当场斩杀。天子威严不可冒犯,御前侍卫的刀剑可不是吃素的。

  斥候们失望了。但他们还是将黄叙正在三十里地外等候的消息传达给了御前侍卫。

  御前侍卫确认了斥候们的身份之后,就立刻回去禀报刘玉。可侍卫们都发现斥候们的眼神似乎有种羡慕嫉妒恨的神采,这是他们完全想不通的。

  斥候们自然是羡慕这些御前侍卫了。每天都能够跟随在当今陛下身边,沾染龙气,日后的子孙定然是人才辈出。再者就是天天和陛下在一起,谁会知道有没有那么一天被陛下给重视了,日后飞黄腾达都说不定。

  前面的话不可相信,但后面那一句还真的很靠谱。

  比方说辫子朝的钮祜禄善保,后来的辫子朝第一敛财高手和珅,不就是三等御前侍卫出身,和钱聋对上那么几句对子,从此飞黄腾达,走向了人生的巅峰。

  后世辫子朝的事情,目前身为大汉神武皇帝的御前侍卫是想不到的。即便作为皇帝的刘玉知道,也不会给任何一个侍卫或者贪官弄出这么恐怖的敛财场面出来。

  黄叙带领汉中文武在三十里地等候的消息送到了刘玉的面前。在这一刻,刘玉的脸色都有点黑了。

  千叮嘱万嘱咐,刘玉不让黄叙大搞场面和铺张、扰民,偏偏黄叙还是这么做了,你说刘玉能够高兴到哪里去。

  陈宫和沮授等在刘玉给黄叙下达旨意的时候就在刘玉的身边,看刘玉的脸色就知道知道刘玉生气了。只是陈宫和沮授心里认为刘玉的那道旨意算是为难黄叙了。你让黄叙一个小小的汉中太守,面对天子驾临,众多朝中大臣要来,不能铺张和扰民,怎么可能做到啊。一个是藐视君威,一个是抗旨不遵,可把黄叙给为难住了。

  现在黄叙哪怕是抗旨不遵,也要照顾迎接刘玉的场面,维护朝廷的面子。陈宫和沮授他们想着待会刘玉发怒的时候,多少要帮黄叙说点情。不看黄叙的面子,也要看看大将军黄忠的面子啊。

  刘玉是不满,但现在还没见到黄叙,也不好发火,待会看看黄叙究竟在搞什么,他再来责问。如今说什么都为时尚早。

  “传朕旨意,加快行军速度!”刘玉变换了脸色,吩咐部队快速前进。

  从刘玉的神色,好多明白人知道待会黄叙就要麻烦了,心中暗暗给黄叙捏了一把汗。

  大军开始加快行进速度,以刘军的速度,加上走的是宽敞的官道,可以在下午时分就可以到达。等要进去汉中城的话,几乎已经是夜晚了。

  一想到要让那么多人等一天,刘玉就更加生气了,暗地里骂黄叙不会办事。

  神武朝廷的文官一个个都是练出来的,哪怕是贾诩这样的老头,身子骨都是硬朗的,骑着战马都可以奔驰,一点事情都没有。

  在另外一边,黄叙经过一晚上的准备,终于在此地完成了相关的布置。

  说是布置,其实也很简单。没有多少的铺张和浪费,连迎接的乐队都没有。

  黄叙在这里驻足,汉中城的文武都已经到了。之前和大军相遇的斥候经过一阵飞驰,回到了黄叙的面前,将大军的距离汇报了一下。

  一听刘玉大军即将到来,黄叙精神为之一振。算起来,黄叙有好多年没有见到了刘玉。按照关系来说,黄叙和刘玉之间的关系匪浅,乃是亲戚来的。为了锻炼黄叙,黄忠把他放在了底层,而刘玉则是将很是要命边防重镇汉中城交给了他,可见其信任。

  汉中的文武都是三三两两,议论了起来。

  他们这些人有很多都是没有见过天子的真容,现在天子驾临汉中,以此处为核心进攻益州,可是他们表现的大好机会啊。

  神武朝廷注重军功和战功,若是能够在刘玉面前立下战功,被刘玉记在了心中,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

  汉中的文武们都开始摩拳擦掌,就等着刘玉到来之后竭尽自己的所能,好好的表现和立功,为自己未来的大好前程做准备。

  当然了,人群之中有一个人比较特殊,他完全就没有多少要表现的意思。刘璋就是此人。

  对刘璋来说,立下功劳什么的,对他没有多大的作用。刘玉一定会接见他的,也一定会赏赐他,但绝对不对重用,刘璋的未来注定了就是一个富贵的勋爵。

  刘璋心里想着自己要是不断地想要表现,或许还会有危险。自古君王多疑心,特别是大汉的天子,更是心机沉重。刘璋可不想自己一时疏忽上了刘玉的名单目录,日后麻烦不断。刘璋已经打定主意,自己见到刘玉之后,有多乖巧就多乖巧,刘玉让他往东,他绝对不会向西。

  刘璋的这份心思,是没有人会知道的。也没有人愿意去搭理刘璋。

  感慨了一番之后,黄叙回过神来,听到身后一阵喧哗,有点不悦地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文武官员们。

  被黄叙这么一看,所有的文武官员都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别看黄叙年轻,就以为没有什么威信。在汉中城,除了朝廷的圣旨之外,就是黄叙的命令为尊。黄叙严于律己,一身正气,他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不守规矩的。官员们因为一时激动而展开讨论,吵闹得如同市场一般,这让一直都是讲规矩的黄叙很是不满意。

  所有的文武都闭上了嘴巴,各自都低下了头,担心被黄叙给盯上了。

  全部都安静了,黄叙才稍微有点满意。

  趁着刘玉大军还没有到,黄叙叫来了自己的心腹爱将王平,问道:“所有人都来齐了么?”

  王平很受黄叙的重用,一直都是用于很重要的任务当中。原本王平是被黄叙安排在益州作为内应的,但为了能够给王平制造在刘玉面前露脸的机会,黄叙特意将王平给调了回来。黄叙对王平的重视是杠杠的。

  王平也明白黄叙的用意,感动之余,就更加愿意为黄叙办事了。

  听到黄叙的询问,王平马上回答道:“回大人,汉中除去值守的文武之外,其余官员都在此类了。刘季玉也在此。”

  刘璋的身影,黄叙早就看到了,对此并不在意。

  麾下的官员,黄叙都是有印象的,王平说了都来齐了,那么就是来齐了。可黄叙看来看去,总觉得有几个人没有到的样子。

  看了两圈之后,黄叙终于明白自己为何总是觉得人没有到齐了。

  “子均,张子乔、法孝直、孟子度怎么没有到?”黄叙就发现这三个人没有在场。

  王平本身就是益州巴西郡的人,对于张松、法正、孟达都是很熟悉的,但他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三人需要到这里来。毕竟昨晚的时候,张松、法正、孟达才刚到汉中城。

  “大人,卑职以为他们不用到这里来。故而没有多问。”王平很老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王平没有过问是正常的,但现在张松、法正、孟达都没有到,黄叙感觉大大的不妥。

  首先是张松替黄叙解决了问题,黄叙内心是感激的。另外一点,张松、法正、孟达都到了汉中,待会刘玉来了没有看到他们,张松三人要被治罪也就罢了,黄叙还要落下一个安排不周,办事不利的名头。

  黄叙记起来张松和法正、孟达是到了刘璋那里的,还在刘璋那里过夜了,于是走到刘璋的面前,问道:“刘大人,张子乔、法孝直等人可否在汝的府中啊。”

  刘璋就知道黄叙会问他的,他马上恭顺地回答道:“回太守大人的话,昨夜子乔等与吾相谈甚欢,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如今正在吾的府中休息呢。”

  黄叙大奇地说道:“难道刘大人就不知道今日陛下要来,没有通知张子乔他们前来么?”

  “太守大人,吾哪里知道陛下今日会来啊,所以昨夜就喝的有多了。吾今日一早也是匆匆忙忙前来的。吾出来之前也是去唤醒子乔他们,可无论吾如何叫唤,他们就是沉睡不醒。无奈下,吾就只能先来此地。大人你放心,吾已经安排仆人,让其务必将子乔他们叫醒,看着天色,子乔他们应该醒来,或许正在路上也说不定。”此刻的刘璋可是影帝级别的存在,表情切换很是到位,让黄叙无法怀疑。

  黄叙有点无奈了,昨晚自己就是忘记和张松他们说了,所以才派人去将张松他们请回州牧府。最后得知张松、法正、孟达都被刘璋给安顿好了,所以他就没有多过问了。没有想到张松他们还是失误了。

  本以为张松、法正、孟达都是智者,肯定不会犯下如此的低级错误。但偏偏就是发生了这样的小细节问题。

  “子均,你马上派人去刘大人的府上,把张松、法正、孟达都给本官给带过来。”黄叙还是觉得有点不妥,立刻吩咐王平去做。

  把事情的结果交给张松他们主动醒来,黄叙还是不肯放心的。

  王平很快就叫来了,两个士兵,让他们立刻开始动身回去汉中城。

  刘璋则是低着头,暗笑不已,他下得药,估计也就是这个时候就会醒。即便张松、法正、孟达醒过来,想要及时赶到这里,除非了有上等的好马给他们作为坐骑。但现在汉中大部分的官员都不在,张松三人从哪里找来战马啊?现在黄叙派人过去将张松他们带过来,也是时间很紧的。

  现场的所有文武都是经过沐浴斋戒才来这里的,像张松、法正、孟达赶过来,一身酒气,全身脏兮兮的,肯定会引起刘玉的不满。

  要是张松他们不敢来这里,假装还没有到达汉中,刘璋就可以背后捅他们一刀。刘璋府上那么多人都可以作证,保证张松他们几人都会后悔的。

  在汉中城的刘璋府邸中,张松和法正、孟达都醒了过来。

  最先醒过来的是法正。他发现自己睡在一个十分舒适的房间中,张松和孟达都不在这里。法正是那种脑子转得很快的人。昨晚的一切都是迅速从他的大脑中回忆起来。

  法正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但昨晚确实是醉酒了,还一睡到大天亮,加上刘璋有点反常的举动,法正心中一紧,这里面绝对有问题。

  法正简单地收拾了自己的衣服,急忙寻张松、孟达的踪迹。

  恰好张松和孟达都是在他的隔壁安睡。法正急忙一个接着一个叫醒了张松和孟达。药效已经慢慢消散了,张松和孟达也是醒了过来。

  三人最终聚集在了张松的房间,法正把他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子乔、子度,吾感觉刘季玉昨晚有阴谋!”

  “什么阴谋?”张松和孟达也是隐隐地猜测到。

  法正倒是说不出什么阴谋。

  孟达想了一下,马上就呼唤来刘璋府上的仆人,询问刘璋的所在。

  仆人老实地回答道:“我家老爷今日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出门了。听说陛下要来汉中,我家老爷见怎么叫都叫不醒几位,所以他就先行一步了。听说在汉中城东门五十里外。”

  刘璋没有把事情做绝,吩咐过仆人等张松他们醒来后告知关于刘玉要来益州的事情。

  张松、法正、孟达大惊失色。昨日黄叙询问过张松关于刘玉的旨意,同时也表示刘玉很快就会到汉中,却没说具体的时间,没有想到却是今日啊。

  “不好!子乔、子度,咱们现在就赶过去!”法正大急不已。

  刘玉即将到来,还是在五十里外,张松感觉自己就算是会飞,也没有办法准时赶到。若是被刘玉知道自己的等人因为醉酒的原因没有去迎接刘玉的大驾,刘玉的脸色会如何,就想都不用想了。

  “五十里地啊!咱们怎么过去啊!”孟达也同样着急。

  张松狠狠地拍打了一下大腿,恶狠狠地说道:“咱们三个聪明一世,没有想到栽在刘璋的手中!”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0834/1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