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极品贴身家丁》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极品贴身家丁》,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什么?”

  华无病大惊:“竟然是他?我记得瑞安以前是太医院的首席太医,后来,不知因为什么,莫名其妙净身,进宫做了太监。”

  燕七当然也很疑惑。

  正常人,谁会想着做太监?

  好端端的,就把男人那个东西给割掉?

  做太监的,一般都是穷苦出身。

  没办法生活,进宫做太监,搏一把。

  当然,也有先天性的,天生适合做太监。

  瑞安以前可是太医院的首席名医。

  这样的人,不缺钱,不缺名,也不缺权利。

  可就是这样的厉害角色,居然自己阉了自己,进宫做了太监。

  若是没有一点目的和故事,谁能相信?

  燕七知道瑞安的传奇一生。

  但是他不明白瑞安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听了华无病对于方子的分析。

  一切真相大白。

  瑞安做了皇上的贴身太监,就是为了给皇上做这份‘补药’。

  十年之前,太子战死于洪城。

  老皇帝心疼太子,膝下又再无男儿。

  皇位,又该谁来继承?

  若是久久没有太子,必然搞得天下大乱。

  所以,皇上没办法,虽然五十多岁,依然强行服用‘补药’,为的就是想要个皇子。

  可是,皇子没要来,却把身体搞坏了。

  而且,从此再也离不开这份有瘾的补药。

  而这,也是皇上身体羸弱的原因所在。

  一切,都是个阴谋。

  到底是谁在背后主使这一切呢?

  嘿嘿!

  或者,太子大祭之后,一切都会探查清楚。

  燕七看着这个厉害的方子,心中悸动:“单从这个方子来说,瑞安不愧是太医院的首席太医,果然厉害。”

  华无病叹了口气:“厉害是厉害,但心术不正,岂不是一大毒瘤?”

  燕七道:“医者,一手光明,一手地狱,至于选择哪个,就在一念之间。瑞安,明显是选择了地狱。”

  华无病问:“瑞安给谁开的方子?”

  燕七道:“皇上!”

  “啊!”

  华无病正在喝茶。

  一听这话,惊得茶杯落地。

  啪!

  茶水四溅。

  这话,太过耸人听闻了。

  华无病脸色煞白:“怪不得啊,怪不得这么多年来,皇上一直身体羸弱,原来,竟然就是吃了这份毒药。”

  燕七叮嘱道:“华老不要声张,此事现在需要保密,不易揭发,日后,我自有安排。”

  华无病点点头:“燕大人放心,我知道其中的厉害之处。”

  燕七又问了一句关键的话:“这个方子毒性剧烈,损人脏器,折人阳寿,可有办法补救?”

  华无病想了许久:“服用这个方子太久,毒性遍布全身,已然无回天之力。但是……”

  华无病道:“若是用以毒攻毒之法,或者可以将寿命延长个一年半载,但也仅此而已。”

  “一年半载?”

  燕七缓缓点头:“那也足矣。”

  他对华无病道:“华老,关于以毒攻毒这个方子,你要仔细思量一下。没准,过几天,就轮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华无病点点头:“静候大人吩咐。”

  燕七叮嘱道:“你这几天哪里也不要去,就待在华药堂,免得被人惦记上。华药堂有我派的人把守,是个安全之地。”

  “是!”

  华无病知道事态严重:“大人只管放心,我哪也不去,就在华药堂研究以毒攻毒之法。”

  ……

  晚上,安四海请他到府一叙。

  燕七知道安四海请他,必有事情。

  不用说,他又备上了一瓶虎骨酒。

  一见到安四海,燕七将虎骨酒往桌子上一砸。

  安四海登时眉开眼笑,抱着虎骨酒,比见了亲爹还亲。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啊。”

  安四海开心的像是个老顽童:“贤婿,还是你懂我,知道我就好这一口。”

  燕七取笑道:“是三姨太好这一口吧。”

  “臭小子,你也来取笑我。”

  安四海被燕七道破了心事,很是尴尬,将虎骨酒打开,倒了一杯,美滋滋的品了一口。

  想到喝了虎骨酒,龙精虎猛,又可以在三姨太的肚皮上纵横驰骋,

  别提多开心了。

  燕七坐下来:“安御史找我何事?该不会就是为了这瓶虎骨酒吧?”

  “切,当我是那么不正经的人吗?”

  “御史大人的确不正经,这个不肖说。”

  晕!

  安四海翻了个白眼,随手将一副卷轴递给燕七:“曹睿,曹春秋写给夏明的绝笔字画,我给你弄来了。”

  “真的?”

  燕七没想到安四海这般神通广大。

  看来,安四海的虎骨酒,不白喝啊。

  燕七接过来,刚要打开。

  安四海按住不让:“回家再看,这玩意一时半刻也研究不明白,咱爷俩还是先说说话吧。”

  “也好!”

  燕七将曹春秋的字画收好,一脸好奇:“御史大人怎么搞定这副字画的?我还是一个月前向安御史提及此事,原本没有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安御史却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嘿嘿,惊喜吧?”

  安四海一脸得意:“这幅字画就收在宗人府。但我偷偷告诉你,宗人府里,有我御史监的人,我让人偷出来的。”

  “偷?”

  燕七一脸坏笑:“不不不,窃书,怎么算偷呢?不算,真的不算。”

  “嘿嘿,不算,不算。”

  安四海哈哈大笑:“贤婿为何对曹春秋的这幅字画这么感兴趣?”

  燕七眸光诡异:“因为,这幅字画里面藏着尚未被识破的信息。”

  安四海眨着小眼睛:“哦?快说来听听。”

  燕七道:“我还没研究透彻。等我发现了猫腻,再说给你听。”

  安四海撇撇嘴:“切,对我还保密。”

  燕七道:“安御史,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一定要万分注意。”

  安四海见燕七说的凝重,问道:“什么事?”

  燕七道:“夏明是不是还关在御史监?”

  安四海点点头:“是的,夏明没有判刑,虽然抓进了地牢,但一直押解在御史监分管的丁字号牢房。我也安排了人,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呢。”

  燕七脸色凝重:“太子大祭马上就要开始,我猜,八贤王一定会拿着夏明先开刀。此事,不得不防!安御史一定要有所准备。”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0854/1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