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谋定

小说:台城遗梦 作者:白袍将 我要报错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台城遗梦》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台城遗梦》,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兰子义听到“诗社”二字胃里当即反酸,胃液涌上喉咙产生了灼烧感,这种灼烧感将他的面容扭曲,逼得他必须用茶水来压下这中恶心的感觉。

  兰子义这次的脸色变化太大,在座所有人都看到了。桃逐兔暗中用肘杵动仇文若,仇文若则装作没意识道继续向兰子义进言道:

  “卫侯,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我知你对诗社感情复杂,但诗社就在那里,你不可能永远装它不存在,你逃不了的。”

  兰子义用茶水压下胃里反酸然后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在调理过气息后兰子义又恢复了笃定,他对仇文若说道:

  “文若先生所言甚是,我的确需要直面诗社。只是先生让我将密谋泄露给诗社我却不明白是何用意,难道文若先生不知他们是章鸣岳的人吗?”

  仇文若道:

  “他们谈不上章鸣岳的人,他们只是暂时依附于章鸣岳而已。诗社里这些人和国子监里的太学生一样,都是一群自视甚高的清流,他们中很多人本身就是太学生,还有人身上挂着散职。与太学生不同的是他们野心更大,也更有势力,他们可都是显贵子弟。这些人心里最渴望的事情是赶紧把在位的老东西们挤下去自己上去干,章鸣岳能许给他们一个未来,他们便会跟着章鸣岳干,有人能立刻给他们一个实空他们立刻就会改投这边来。”

  兰子义若有所思的问道:

  “如此说来文若先生是让我去给他们许下一个……锦绣前程?”

  仇文若摇头道:

  “不是的,他们自己的老子都给不了他们前程,卫侯怎么可能给他们前程?况且这些纨绔子弟从来瞧不起武人,他们又怎么可能屈尊安于卫侯给的前程?”

  兰子义被仇文若的话刺痛,他想起之前自己在诗社里发生的种种事情,回忆中纨绔子弟们毫不掩饰的露出高人一等的眼神,现在想起兰子义当时怎么就能忍下这番耻辱?现在想起兰子义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容,桃逐兔这时嚷嚷道:

  “我说文若先生,你们这些读书人说话怎么就这么麻烦。既然我家少爷没法笼络他们,那他为何要向他们透露我们的密谋?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仇孝直接过自己儿子的话说道:

  “文若说这么多其实是想告诉卫侯,章鸣岳并不能控制那些诗社成员,只要给他们一个博出头的机会,他们中那些胆大的就会押宝出来搏命。”

  兰子义有些听明白仇家父子的意思了,他道:

  “所以文若先生是要我去挑拨他们,让他们以为弹劾太子是一个登天的好机会。”

  仇文若闻言对兰子义点点头,而仇孝直则补充道:

  “只要他们有异动,无论他们实际上有没有动手他们都会被怀疑,因为他们有那个能力,这样一来那三位大人就可以洗脱与张榜事件的嫌疑,他们便可以安心上书请德王做皇太弟。”

  兰子义摸着下巴轻声咂舌,虽然他还在思索这份提议的细节,但他心里其实已经同意了这个计划。这时桃逐兔插话道:

  “嗨,两位先生说了半天还是没有洗脱我们自己的嫌疑嘛。”

  仇孝直笑对桃逐兔摇头道:

  “我们没有必要洗脱自己的嫌疑,甚至说就算我们被章鸣岳抓住把柄我们都不用怕。”

  桃逐兔道:

  “先生你这怕不是在害我家少爷。”

  仇文若替自己父亲解释道:

  “满城张榜诽谤太子,这么大的动静是不可能悄无声息去做的。现在章鸣岳的眼线已经盯到我们院外,卫侯又一个月没出门,出了事情他必然怀疑到卫侯头上。但卫侯这事是替宫里办的,有皇上和两位公公撑腰,再加上代公在北,天下谁人敢动卫侯?到时候最多是你参我一本,我奏你一道,费些口水罢了。”

  仇孝直接着说道:

  “但那三位大人不同,张榜诽谤与谋逆无疑,他们没有卫侯如此深厚的背景,若他们被牵扯进张榜的事里他们就没命了。”

  经仇家父子这一番解释桃逐兔也明白了过来,他点点头后又想了想,然后他问道:

  “两位先生说得都对,只是诗社那边卫侯该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有异动呢?”

  桃逐兔这话把仇家父子给稳住了,这父子两人换了换眼色,都摇头叹息,桃逐鹿追问道:

  “先生何故叹息?”

  仇孝直答道:

  “因为我也想不出好法子让诗社里的人听卫侯的话。”

  仇文若也道:

  “说到底,我们当中对诗社最了解的还属卫侯,怎样说才能说动那些人还得卫侯自己把握。”

  桃逐兔听了这话不屑的说道:

  “我虽然读书不多却也知道汉文帝诛杀晁错的事情,当年晁错惹出事来却让文帝去顶着,最后落得腰斩,如今两位先生出了馊主意还要我少爷自己掂量着办,你们这也太缺德了。”

  仇家父子被桃逐兔数落,羞愧的垂下头去,桃逐兔说得在理,他父子二人没得借口辩解。不过兰子义不是小心眼,他大方的说道:

  “三哥莫要为难两位先生,先生也是在为我尽力,只是力有不及而已。诗社的事情我会想把发去做的。”

  仇家父子被兰子义一番话宽慰,又提起神来,仇文若建议道:

  “卫侯可得选好时间,太早说太晚说都不好。”

  兰子义点点头,然后他伸了一个懒腰,同时他对月山间说道:

  “月儿,往太学里投榜文的事情就辛苦一下你呗?”

  月山间冷哼道:

  “真当我腿脚好利索就该给你做牛做马了?东宫我要去,国子监我还要去?你哥哥们本事大,你让他们我,我不去做这偷鸡摸狗的勾当。”

  兰子义无奈的笑笑,然后转头吩咐桃逐鹿道:

  “二哥,这事需要你亲自去做。”

  桃逐鹿领命抱拳,应下事来,而一旁的月山间又插话道:

  “我说你们几个大老爷们想了半天只想出一个半吊子法子,也不嫌丢人。这也就罢了,你们还不考量考量你们选的日子。”

  桃逐兔斜眼瞪着月山间道:

  “我们选的日子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月山间道:

  “你们这些鞑子难道真不知道,十月初一是寒衣节?街上到处都是人你们怎么出去张榜?“

  月山间的话提醒了众人,仇孝直这时都拍腿叹道:

  “这几天光顾着埋头抄写,居然连日子都忘了。“

  兰子义也道:

  “平时这些事都是我爹在做,我还真没记住这日子。嗯…不怕这个,烧纸也是天刚黑那会烧,子时一过街上保准没人。“

  桃逐鹿道:

  “干脆让我们的人脸上身上全画成鬼怪,这样就算被人撞见我们也能拿鬼节作掩护。“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0967/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