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到底,我还欠你一句谢谢。”

  陈白起面容平和而淡然,她看向白马子啻的目光像极了霞光披彩的海平面,瑰丽悠远且深,却又令人无限向往留驻。

  他或许已经不记得了,几年前当陈白起还是“陈焕仙”时与他便交过面,那还是在洛阳王城的时候。

  虽不知最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又是怎么回到南诏国的,又是怎么从巫族手中夺回了南诏国政权,但眼前的他倒是让人很难与刚从湖底出来时的他联想不到一块儿去了。

  那时候的他当真是干净透澈如琥珀水晶,一眼到底的明净怡人,如今的他,像被糖饴包裹着的腹毒蛇,看着美味甜蜜,实则但凡靠近的,只会被他一口拆骨入腹。

  说来他们之间倒是有一种缘份,他的入世是因她,而“她”的一魂一魄入世则是因他。

  当年匆匆一面,如今他变了,而她也变了。

  数年重逢,两两相见却皆不相识,但最后又阴差阳错地紧密牵扯在了一块儿。

  这其中的恩恩怨怨痴痴仇仇如何算得清算得尽呢。

  只是……她半垂眸,嘴角漾着道不明的浅浅弧度,这一份缘……终究还是要断了。

  这厢陈白起心中有了决断,将一切的不平静都隐匿于心,表情平和,但那厢的白马子啻却是与之相反,他常年像水般寡淡的表情有了裂缝。

  “白马子芮,从孤赐你白马姓氏起,你便只有一种选择。”

  白马子啻幽幽地盯着她,他抬步向前,风吹起他染血的衣袍猎猎作响,他的黑发拂过唇与眼,脸色苍白如雪,将距离一点一点拉近。

  “汝休想逃离孤!”

  陈白起没躲没避,像等着他,又像根本不在乎他的靠近,她睨向他,清润的眸虽天生桃媚,但却被她神情中的温漫远逸而拂了一层银辉圣洁。

  白马子啻被她这样的眼神看得一怔,忽觉心底有一种越来越捉不住的恐慌袭来。

  “你休得猖狂!”

  崖风族老一等人也风风烈烈也赶了过来,当他们看到“白马子芮”弱不胜衣地站在风崖口边,她长发飞扬,眸眼清悦不愉不怒,端是神佛画卷下的不真实感。

  这样的她,当真是有种整个人都蜕变了的变化。

  他们的心皆不受控制地猛跳了一下,那是一种不敢直视的疏离远上的威邈。

  他们一下不由得缄言了,连先前气愤不过打算骂骂咧咧的人都哑了声。

  一会儿,有人回过神来,立即气壮但声弱道:“人分明是我们巫族的!他一介仇人凭什么来抢?”

  其它人一听,都震了神,飞快地附和:“就是啊,你白马氏就是不要脸,谁想叫白马氏,谁稀罕姓白马氏,那分明是我们巫族的般若圣子!”

  还有别的人嘀咕道:“圣、圣子跑到崖边去做什么?”

  原本对她先前打杀残暴模样还心存芥蒂忌惮的人,一下心思却翻了个遍,就好像瘦田无人耕,耕开有人抢似的反骨心理。

  他白马子啻不是一心想抢走他们的圣子吗?哼,他们就偏要跟他作对,绝不将人放手落他手里去。

  这时海天开阔风冽刺骨,好似一个不小心都像要被刮卷出去似的,连一个大老爷儿们站在那里都感觉像要摇摇欲坠,更何况是圣子这般单薄纤弱的身躯。

  耳边传来一句又一句理直气壮的声讨,本来白马子啻是一个我行我素的人,根本就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只需达他想要的目的,其余所有事物都只是拂手可扫的尘埃。

  可是在意识到“白马子芮”对他的态度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刺激下,他再也无法对这些挑拨宣示主权的言语无动于衷。

  他神经被弹跳了一下,眉心黑纹隐现,赤风猎猎。

  “你们巫族太碍眼了!”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碍眼过!

  白马子啻终于耐心用尽,他看着眼前这个不久前还依赖亲近于他一个的白马子芮,如今却越来越像一个陌生的人,心潮如澎湃失控的海啸,想将碍眼的一切都彻底摧毁殆尽。

  远山绿黛的暗萨瞬间得了召令便跃奔而来,他们似猿如虎,跃跳于树石而至,而巫族身后召集的巫族军团亦第一时间力摧动巫力叶飞天如剑,罩于头顶。

  暗萨中有男有女,他们统一是一种蛮萨装束,衣黑发艳,唇似血,面目邪佞,他们摆出架式抬头望天,喉中呵呵嗤笑。

  而巫族则面目凛然锋厉,巫力所铸之剑带着摧枯拉朽的威力,草败叶飞,天地失色。

  “本不打算这么快与你们清算这笔帐,可看来你们并不懂得什么叫知难而退。”

  一片压抑到一触即爆的空气中,白马子啻勾起了唇,气压一度低到零点,这一刻,他是真的动怒。

  他想着,还是将眼前这些人解决了再去找白马子芮,他不相信她会背叛离开他。

  乾族老等人撑着伤躯退后,与巫族支撑形成最强劲的城墙弩弓,对准着白马子啻一方气势汹汹,互不相让,都仇红了眼。

  陈白起站在一旁,风云变动,只觉那刮来的海风越来越急,但没有人发现,她始终稳如磐石,无力可撼动一分。

  她其实并不愿意看到眼前这一幕。

  他们或许可以因为任何原因暴动相杀,但若因为她的话,她却有些困扰了。

  因为……她谁也不会选。

  叮——

  系统:支线任务——平息众怒,虽然“红颜祸水”这个词总是在顶锅,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原由的,你觉得自己并不是局限于这种小格局的祸乱,你觉得你是干大事的人,所以你不能让这些人因你为源头互相残杀,所以挺身而出来平息众怒吧,让他们停止下来,接受/拒绝?

  任务达成条件:让白马子啻的暗萨部队与巫族停止争斗。

  任务奖励:武器宝箱*1(刺客专用)(紫装)

  意外地,这个时候系统发布了一个任务。

  陈白起扫了一眼,这倒是个十分划算的任务,她正好缺一件上手的武器,虽不知道这宝箱最终会开出怎样一件武器,但还是值得期待的。

  她沉默地看了许久,心中有了想法,才出声道:“我有我要走的路,也有我要争取的东西,所以……”

  她对在场的人基本上都无甚感情,唯有白马子啻,她注视着他遽然转过的清绝脸,面容无奈,却坚定得不容改变道:“我并不想到你们任何一个人的身边。”

  白马子啻瞳仁一窒,像突然被一只手掌用力地攥紧了心脏,连呼吸都停窒了。

  不等他体会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感受时,而这时,一声鹰唳,惊空遏云。

  众人惊异转头,只见海云之上,一只硕大英伟的白头雕一头展翼滑过。

  它身躯着实昂然,非一般品种可媲美,它划动空气成流,映着天空中洁白的云朵,翅膀和谐的律动,成为天空中一抹矫健的身影。

  它的出现在这样一种气氛环境中却是兀突奇异的,而就在它吸引住所有人目光时,陈白起面色古怪了一下,然后眼中流转了几缕想法,便毅然而然地从崖上一跃而下。

  白马子啻是第一个察觉到陈白起跃崖的,他脸色大变,那一刻脑袋遽然空白,几乎本能地用尽了全身力气化成流影到了崖边。

  崖下狂风冷冽,他看见坠落的那人像天降的仙子一样,她朝崖顶往下望的他咧开嘴像笑了一下,她三千绸缎般的发丝散开,他怔怔地,直到那飞过的白头雕滑翔而过,而她已稳稳站在其上。

  众人欲追,却发现那鹰似灵性般,朝海中飞去。

  “阿芮——”

  白马子啻的声音划破长空,远远飘来,带着嘶哑的震怒与破碎。

  陈白起挺身的身形怔了一下,却终是没有回过头去。

  那翱翔的白头雕用它矫健的翅膀,搏击广阔的天空,渐渐化为黑点,直至消失不见。

  就像她一样,再也不会回来了。

  意识到他终于弄丢了“白马子芮”的白马子啻两眼出神,双唇抿得似出血般殷红,整个人像失了魂般望着那邈邈云白天澄的海平面。

  许久,他喉中溢出一声呵笑。

  “你是逃不掉的……”

  而那头巫族的人在看到那头白头大雕之时,却有些恍神意外。

  咦,那好像是谢郢衣的契宠吧?

  但是不可能的吧,若那只白头雕是谢郢衣的,那它怎么会将人给带走了?

  他们冲到崖边,却怎么也想不通这件事情。

  可若不是他的,这样一只成精的大雕又是从何处飞不,又如此凑巧地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白马子芮”?

  在巫族疑惑不解之时,唯乾族老、崖风族老与霖族老三人面色凝重发黑。

  别人看不出,他们如何能认不出,那带走“白马子芮”的白头雕分明就是谢郢衣的契宠!

  他到底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将人带走?三人心底同时划过这道疑问。

  但转念一想,到底是自己人带走了她,也总好过便宜了白马子啻,总归最后人是落在他们巫族人手里,谢郢衣此时将人带走亦无妨,迟早全将人安然送返,如此一想,他们脸色倒是稍微好转一些。

  可事实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他们以为很快会被送返的人,最终却是迟迟没有等到,甚至连谢郢衣自己也一并失踪了。

  :。: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1137/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