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你说呢

小说:宋疆 作者:青叶7 我要报错

温馨提示: 还在用浏览器看《宋疆》吗?你out了,书友都在用"APP"看《宋疆》,百万小说免费看,无广告、更新快、云书架永不丢失、语音听书更方便,点击立即下载 >>APP   十一月份的草原上已然是漫天雪飞,临安城此时也已经有了冬季的景象,但整个大宋朝依然不改那盛世繁华的景象,街道之上依旧是人来人往的一派热闹景象,使得那一丝丝的冬季气象,瞬间在人头攒动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随着大朝会已经过去了一些时日,整个大宋朝因此也算是再次进入到了一个“新时代”,韩侂胄为左、留正为右,在冬日来临后的朝堂之上,表面上同样是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当然,在许多的官员眼里,若是碍眼的淮南路安抚使叶青,离开临安的话,那么临安就可谓真的是天堂一样的地方了。

  所以如今,临安城朝堂之上,也开始传言着,叶青会在这几日,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后,便会在元日之前离开临安,回到淮南路。

  至于依然还是淮南路安抚使的叶青,回到扬州之后到底有如何动作,如今其乐融融的朝堂之上,根本没有人会去关心:他到底是打算继续北上收复失地,还是从此以后便固守如今的边疆。

  马车从早就已经点燃了过冬炉子的中和巷叶府内驶出,于午时到了一品楼不知见了什么人,而后便是游街串巷后,便直直驶入到了叶府,但却是只有车夫贾涉一人,叶青并无踪影。

  钟蚕依靠着后花园廊亭内的柱子,看着贾涉跟几个府邸护卫一起卸车,淡淡笑道:“大人过去了?”

  “过去了。”贾涉头也不回的答道。

  “那好,既然现在无事儿了,一会儿跟我去趟禁卒营,接下来皇城司的踏白大军,跟府里的护卫人选等等你也认识一下,免得以后若是有事儿单独回临安的话,谁也不认识。”钟蚕走到了贾涉跟前说道。

  “好,等我一会儿跟夫人通禀一声后,便与你一块儿出城。”贾涉回头笑了下说道。

  皇城司的踏白大军,在叶青临走前再次重组,与其说是为了加强皇城司的势力,倒不如说是叶青为了一直留在临安的钟晴。

  这一次的动作可谓是慎之又慎,不单是把一部分种花家军中的兵士留了下来,就是其余各路大军的精锐,加上这些年伞发展的探子等等,都被叶青有倾向性的留了一大部分,从而使得看似无依无靠的钟晴,在临安城俨然已经成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手握重权的重量级人物。

  不管是钟蚕还是贾涉,抑或是如今已经悠然进入杏园的叶青,都相信,以皇城司为主的如今在临安的势力,足以让钟晴在临安城为所欲为,至于说是担忧会不会被旁人算计、伤害,在陶潜这个老痞子看来,如今手里握有实权,又有大理寺卿孟珙、兵部尚书钱象祖暗中相助的叶夫人,她只要不出去惹别人,整个临安城就算是烧高香了。

  至于一些有能力招惹钟晴的人,陶潜相信,恐怕不等接近钟晴,便就被皇城司的探子给瓦解冰消了,何况,据说……当叶青离开临安之时,便是当今皇后赐封钟晴为国夫人的时候。

  如此一来,就更等于是给钟晴加了一道护身符,从而使得钟晴在身份地位上,完全可以与当年她王妃的品级一般无二,同是正一品,比叶青叶大人的从一品鲁国公还要显赫。

  当初便是身为皇后的李凤娘,把信王妃赐婚给了叶青,如今再次主动为钟晴提高品级,使之品级与当年的王妃品级一般无二,从中也能够看出,在叶青将要离开临安时,李凤娘显然已经猜透,接下来皇城司的大权,恐怕就要从名义上的叶青手里,转到叶青背后的女人钟晴手里了。

  虽然她新近提拔的太监青丘,最终是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皇城司的副统领,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儿,让李凤娘意识到,叶青敢于如此大方的扔出一个副统领的差遣于青丘,便说明叶青已经完全放心皇城司,不会轻易的被他人架空、夺走。

  而钟晴本应该在大朝会后,跟着叶青离开临安前往扬州才对,但却是出乎意料的留了下来,所以不用过多的费心思,就足以知道,如今的钟晴恐怕在这些时日进进出出乌衣巷无数次后,俨然已经成了真正的掌管者。

  “真的就这么不相信本宫?需要你叶青下这么大的本钱来保你那位正一品的夫人?”叶青悠然自得的行走于杏园内,身后便传来了李凤娘的声音。

  “你在这儿干什么?”叶

  青扭头皱眉,李凤娘竟然没有出现在后院,反而是悠哉的坐在前厅内。

  “妾身在此恭候您的到来啊?免得被你那个良善温柔的正一品夫人比下去,在您的心里失去了该有的份量与位置。”李凤娘站在前厅的门口,看着叶青向她迈步过来后,便转身走入前厅坐下淡淡道。

  “发疯了?还是发烧了?”叶青伸手摸了摸李凤娘那依旧洁白如玉的额头,那原本妩媚风情的双眼,在叶青的手搭向她的额头后,瞬间就露出了不耐烦,伸手一巴掌拍掉叶青抚摸她额头的手,冷冷道:“想对你温柔一些,但看看你这德行,从一进门就跟本宫要陷害你似的,畏首畏尾的,非要本宫如此对你,才觉得踏实是吗?”

  “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

  “叶青你给本宫滚出去。”李凤娘啪的一下放下茶杯,柳眉倒竖怒道:“你真当本宫是好欺负的不成?”

  叶青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而后在李凤娘身旁坐下,道:“就是嘛,这才是我印象中的皇后,刚才那般景象,让我还以为你撞见鬼了。”

  “本宫问你,下这么大力气在临安城,在皇城司,在钟晴身上,你到底想干什么?”李凤娘干脆也不再废话,看着那张双鬓都已经斑白,但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德行,她就不由得想要生气。

  当然,她更为气愤的自然是,如今叶青对于钟晴竟然如此看重,也让她才真正明白,原来钟晴在叶青心里的地位竟然是如此重要,更是让她联想道,那几个不在临安的,是否叶青也会像对钟晴这般呵护的捧在手心里?

  所以……自己在这个佞臣的心里算什么?是不是连那个据说是辽国的公主都比不上呢?

  如今的李凤娘,自从在大庆殿想通,不管叶青接下来做什么,到最后得益的都会是她们母子后,李凤娘已然不再怀疑叶青是否对自己有敌意了,而至于当年他们每每幽会时,她经常挂在嘴边的那句:早晚我要把你这个佞臣剁碎了喂狗的话,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便再也没有提及过了。

  这些年接触下来,虽然不能说是同床共枕多年,相互知心的平常夫妻,但李凤娘也有足够的自信,相信她自己也很了解叶青,更相信叶青自一个小小的禁军都头走到今日,心中从来没有过要谋反的想法儿。

  特别是当叶青见到了嘉王后,虽然只是短短的半日相处,不过于李凤娘来说,该知道的,叶青应该都已经做到了心里有数,所以叶青在北地拥兵谋反的可能性,到了如今,在她李凤娘看来已经完全没有可能了。

  冒着被天下人唾骂、遗臭万年的风险去博一个还不一定能够到手的江山,难道真的比帮助嘉王守护江山容易吗?两者之间孰轻孰重、弊大于利还是利大于弊,她也相信,叶青心里头应该有一杆秤。

  只是如今,随着在朝堂政事儿少了对叶青的怀疑后,皇后李凤娘身为女人的嫉妒心,便又再次而起,特别是看着叶青在离开临安前,为了使钟晴不受到任何伤害而做的种种举动,李凤娘心头又开始有些不平衡,她多么希望,叶青也会为她像对钟晴那般,做出很多很多让她感动的事情来。

  “不想干什么,皇城司终究是你我之间的纽带,若是失去皇城司,我怕我叶青再也无法回到临安了。”叶青看了一眼挽着自己胳膊的李凤娘,深深的吸一口气,虽然已是冬日,但花园里呈现在眼前的绿色并不算少,甚至还有一个花骨朵,像是在等待着一个天气暖和的合适时候,准备再次绽放。

  “你心里……。”李凤娘如同把自己挂在了叶青半边身子上一般,紧紧把叶青的一只胳膊搂在怀里,看着那斑白的鬓角,道:“你心里忌惮史弥远竟然多过忌惮韩侂胄,为何?”

  “怒你不争啊。”叶青用另一只手,无奈的掐了下小女人状的李凤娘的脸颊说道。

  “我?跟本宫有什么关系?”李凤娘虽然心头有疑惑,但依旧是整个人都快要挂在叶青的身上,恐怕叶青只要微微一松开李凤娘的腰肢,皇后立刻便会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年旧事了,本想着顺势而为,但不想……。”叶青叹口气,回忆着当年颇黎刚刚问世时,他当初的想法。

  他当年曾经蛊惑过还

  是太子的当今圣上接手将作监,从而使得颇黎可以成为皇家的一份产业,而更为重要的是,那时候除了自己外,就属史弥远最为眼红颇黎的制法,因此他没少跟史弥远明争暗斗。

  看似当初已经稳稳赢了史弥远,但叶青并没有想到,当今圣上对于钱财的看重,远远不如史弥远那般贪婪,随着大量的钱财涌入太子府后,将作监便失去了太子跟李凤娘的兴趣,从而也使得他原本想要利用太子之手,来霍乱市舶司的想法儿最终胎死腹中。

  原本他想着,只要自己把颇黎的制法给予将作监,一旦太子看到了赚钱的希望后,便能够进一步的激发起他的野心,从而越做越大时,市舶司必然会很自然的成为太子眼前的拦路虎,如此一来,只要太子跟李凤娘出面,那么一直被史弥远借着蒲家掌在手里的市舶司,必然会因为而受到来自皇室的威胁,从而能够进一步在利益上,根基上来削弱史弥远起势。

  如同想要借刀杀人一般,叶青的打算自然是很好,但显然他高估了当今圣上的野心,以及对钱财的需求程度,并没有想到当今圣上竟然不热衷于赚钱,只是因为那时候太子府稍显拮据,才不得不如此,并非是为了真正的赚进天下财富。

  “所以你当时就在利用我?”廊亭内,李凤娘依旧是腻在叶青的身上,整个人的重量全部压在了叶青的一双腿上问道。

  “为何不能?”叶青反问道:“那时候的你,恨不得把我剁碎了喂狗,所以利用你跟圣上的势力来压制史弥远,自然是最为妥也是最自然的方式,只可惜……圣上跟你都没能够做到。”

  李凤娘静静地看着表情有些遗憾的叶青,而后突然默不作声的伸出双臂紧紧搂着叶青的脖子,使得叶青整张脸,一下子全部淹没在了她胸前的波涛汹涌中。

  抚摸着叶青的头发,一只手下意识的摸着叶青的耳垂,少有的温柔喃喃道:“你说若是我出阁那日,你我没有发生交集,那么你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我依然还是那个皇后,你依然还是一个枭雄?”

  “你想闷死我是不是?”鼻尖充斥着的全是李凤娘身上的幽香,叶青并不反抗,任由李凤娘依然把他搂紧在怀,借着那胸口的波涛被他挤压的起伏,闷声说道:“世间没有那么多如果,若是有如果的话,我只想安安心心的做一个禁军都头,就守着我通汇坊那小院,平平凡凡的过一辈子就足矣。至于你们这些只能仰望的人们的事情,我才不会关心。”

  “就知道白纯!”李凤娘抱怨着捶了下叶青的后背,而后继续双目放空道:“若是你投胎为当今圣上该有多好,到时候……我就准你纳了白纯她们几个,不过她们必须听我的,只有我不需要你的时候,你才能去她们宫殿里跟她们鬼混……。”

  窝在李凤娘胸口的叶青,听着李凤娘的自言自语,耳朵感受着突然而至的一丝凉意,但并没有离开李凤娘那诱人的胸口,只是拍了拍李凤娘的后背,继续听李凤娘憧憬着一个不会发生的如果。

  “怎么还哭上了?这可不是你李凤娘的性格。”在李凤娘的胸口沉默了好久,等李凤娘憧憬完后,叶青便颇为煞风景的问道。

  “你管我!”脸颊带着淡淡泪痕的李凤娘,再次捶着叶青的后背:“你告诉我,本宫在你心里有没有位置,是不是……是不是连那个远在辽国的公主都不如?”

  “唉……。”叶青终于被李凤娘松开,一边替李凤娘擦着泪痕,叹口气后道:“你要是不想做太子妃、不想做皇后多好?说不准在我还是禁军都头,天天走街串巷时便碰到了你,然后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把你拐骗到我家。”

  “白纯会同意才怪。”李凤娘噗呲笑了下道。

  “我觉得会同意的。”李凤娘终于是从叶青的双腿上起身,在一旁坐了下来,随机廊亭内,竹叶儿带着几个宫女,开始往廊亭内的桌面上摆上各种菜肴。

  “这么说来,本宫在你心里,还不如辽国的公主?”李凤娘并没有让叶青岔开话题,依旧紧追不舍的问道。

  “她……若不是公主了,你是不是就会彻底对我放心了?”叶青抬头看了一眼李凤娘问道。

  李凤娘妩媚一笑:“你说呢?”

  :。: !>>戳这里下载安装

欢迎大家访问:木棉书库
本文地址:http://www.73books.com/book/41173/940/